<var id="dhjtp"><video id="dhjtp"><thead id="dhjtp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dhjtp"></var>
<var id="dhjtp"><strike id="dhjtp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hjtp"></var>
<var id="dhjtp"></var>
<var id="dhjtp"></var>
<cite id="dhjtp"></cite>
<cite id="dhjtp"></cite><cite id="dhjtp"><video id="dhjtp"></video></cite><ins id="dhjtp"><noframes id="dhjtp"><menuitem id="dhjtp"></menuitem><cite id="dhjtp"><video id="dhjtp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dhjtp"></var>
<var id="dhjtp"></var>
<var id="dhjtp"></var>

不抄襲也能紅5年,之前罵它的都被打臉了

2019-11-09 07:12:00

刑事律師咨詢

文|十點君·音樂|大奇葩

十點電影原創

五年前,如果有人告訴十點君:

不久后的將來,你會真情實感地愛上一部搞笑綜藝。

從此,年年雷打不動地守著更新。

那時的我,估計會一臉嫌棄。

愛上搞笑綜藝?別搞笑了!

是電影不好看?還是美劇不夠追?

可現在,我信了。

打臉piapia的——

猶記《奇葩說》第一季剛剛蹦出來的時候。

每期節目開頭,一句高調的slogan:

40歲以上的觀眾,請在90后的陪同下觀看。

結果一看主持人——

馬東、高曉松、蔡康永。

三個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中年老男人。

穿著蘇格蘭短裙,組了個辣眼睛的非偶像團體,煞有介事地,要選出制霸全國的“奇葩冠軍”。

這稱謂,當時就連“奇葩本葩”聽了都想翻白眼。

可誰又能想到——

就是這樣一檔看似葷腥不忌無節操的節目。

當年以石破天驚的姿態,開啟了國產網綜元年。

知識與段子齊飛,腦洞和雞湯同在。

在要么沒營養要么沒趣味的綜藝大環境里,《奇葩說》微妙地平衡著娛樂性思辨性的關系。

成為了為數不多讓人笑過之后還能有所回味的國產節目。

時間撥回現在。

到了這一季,馬東已經不再隨時強調“這是一檔嚴肅的辯論節目”。

經過前五季的洗禮,選手們自發提刀上陣。

新老奇葩大混戰,50%的淘汰率。

就連BBKing,也都重新歸零,加入初選。

于是開場,前所未有的生猛。

新奇葩初來乍到,原本以為會對老奇葩和BBKing避之不及。

結果個個氣勢逼人,專挑最硬的骨頭啃。

更刺激的是,還真有人能啃下來!

敗績罕見的黃執中,面對“婚禮要不要給部門新同事發請帖”這種生活流辯題,選擇將主題拔高。

“我們能不能有對他人進行差別對待的勇氣?”

可是新奇葩雷哥,一直在將辯題拉回現實情境,引起觀眾共鳴。

“可往往新同事最害怕的,

就是被差別對待?!?/p>

此話一出,對手黃執中都豎起大拇指。

一場原本毫無懸念的PK,最后竟然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鏡。

整個辯論場上,神反轉不斷。

清華同門師兄妹1v1,還沒客套幾句,上來就火花四濺。

正確的廢話,還要說嗎?

老奇葩楊奇函,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味道。

一開口,“忠孝仁義”那套又回來了。

“你覺得一句話沒有價值、沒有意義,

它就不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了嗎?”

可他這次的對手,是條理清晰的許吉如。

開頭三句話,直接駁倒對方的立論。

“正確的廢話還要說嗎?一道選擇題。

為誰選?為自己選。

不說廢話,是我對自己的要求,

不會成為對別人的指責和綁架?!?/p>

溫柔堅定,又不失犀利。

幾乎是全場按著楊奇函在地上摩擦的節奏。

然而,就在大家以為大局已定的時候。

萬萬沒想到。

最后30秒,竟然還能有反轉!

少了言之無物的辯手,沒有狗血抓馬的撕X。

第一期第一場比賽,就殺出一個“冠軍相”的許吉如。

連初賽都有這樣高密度、高質量的對決。

往后的節目,很難讓人不有所期待。

也難怪這一季,評分開始見漲。

豆瓣8.6。

這樣的成績,對于“續集魔咒”都難打破的國產綜藝而言。

實屬奇跡。

其實曾經,節目也差點翻車。

之前第五季的預告片里,《奇葩說》把自己面對的IP老化、用戶流失、口碑下跌等問題,直接放上了臺面。

在新節目老對手的夾擊下,它就像一個重病患者。

拼著最后一口氣,全力搶救。

怎么救?

導師陣容,從鐵三角“馬曉康”,到李誕和薛兆豐加入;

節目開場,從輕松愉快的奇葩大賞,到激烈殘酷的1v1廝殺;

辯題挑選,從導演組自己覺得“好玩兒”就行,到主動迎合觀眾喜好。

前四季點擊率最高的,

無一例外都是愛情題

在種種策略之下,《奇葩說》艱難地“活”了下來。

但,似乎越來越難滿足期待。

打開第五季的豆瓣頁面,“回歸本心”還是“娛樂至死”的爭論甚囂塵上。

分數也從第一季的9.1、第二季8.5、第三季8.6......

一路跌至第五季7.4。

多了套路,失了真誠。

《奇葩說》的“病”,還有救嗎?

如果說《奇葩說》是一個產品。

那么向觀眾展示人類物種的多樣性,以及觀察世界的多元視角,就是它最大的賣點。

曾幾何時,放眼內地綜藝,它最擔得起一個“敢”字。

選手是真·另類。

最具代表性的肖驍,當時在別的綜藝里只能是個討人嫌的“蛇精男”,但來到《奇葩說》,仿佛找到了“第二故鄉”。

那一刻,他靈魂附體!

撒潑耍賤,如魚得水。

觀眾也是頭一次發現——

把辯論大神和話嘮、學者和綜藝咖、小鮮肉和大姐頭、直男和“娘炮”放在一起......

咦?畫風竟然如此和諧?

話題是真·百無禁忌。

大到人類宇宙,小到個人情感。

更少見的,辯題還會涉及法制政策、LGBT、電車難題。

在某些期節目還沒404之前,《奇葩說》的話題深度和嘉賓言論,尺度大到讓十點君咂舌,這都能放出來?

可是后來又轉念一想,為什么不?

內容也是真·有梗又有料。

《奇葩說》前五季,為QQ空間和深夜朋友圈貢獻了數不清的金句。

馬薇薇和范湉湉第一季的咆哮聲,現在都還在耳邊回響。

“你沒有愛了,你需要陪伴,

養條狗??!”

“為什么要壓抑自己的天性?

看??!”

姜思達傲嬌敏感,卻又總是毫無顧忌地暴露自己。

每次拆解辯題,都能說到年輕觀眾的心坎里。

大魔王黃執中,每次只要一起身,一扶眼鏡,一伸手,慢慢吐出個字——

“來?!?/strong>

全場立刻鴉雀無聲,進入他用話術搭建的情境。

越聽越沉默,越聽越著迷......

特別的人,有趣的話題,走心的話語。

其實這三點,單拎出來都不稀奇。

但做到三合一的。

只有《奇葩說》。

許多年輕人看著它,從校園到職場;

從糾結現實與夢想,到煩惱情感和婚戀。

“個人成長的三大催熟劑:失戀、年齡、《奇葩說》?!?/p>

他們愛的,與其說是一檔節目。

不如說是一種人生態度——

永遠年輕,永遠開放,永遠保持好奇。

跟隨節目一起成長的,不止是觀眾。

第六季剛官宣的時候,留言幾乎都是在詢問“消失”的老奇葩。

湉湉呢?薇薇呢?陳銘呢?

他們去哪兒了?還會回來嗎?

第一期,肖驍借著辯題,給出了答案。

雖然前幾季絕地求生的經驗并不完美。

許多嚷嚷著“節目變了”的老粉早就跳車,頭也不回。

到了第六季,甚至能感覺到明顯的代際更迭:

新奇葩躍躍欲試,老奇葩渴望突破。

可十點君依舊相信,“奇葩”的魂還在。

他們還這么肆意妄為,還這么任性瀟灑做自己。

節目依然保留了當初最驚艷我的地方——

以最先鋒的姿態,向觀眾展示了最參差多態的美麗。

本文圖片來源于網絡

它讓我們不再害怕成為“奇葩”。

同時也尊重他人“奇葩”、以及抱持不同觀點的權利。

尊重、寬容、愛。

在今天這個時代,我們依然相信最樸素的真理。

想看《奇葩說》的,去愛奇藝。

下載十點讀書app,搜索關注「十點電影」

好的電影,引領你成為更好的自己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關于我們

海城百事通是領先的新聞資訊平臺,匯集美食文化、教育科研、體育健康、綜藝娛樂、生活百科、熱點新聞、等多方面權威信息

版權信息

海城百事通版權所有,未經允許不可復制本站鏡像,本站文章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郵件舉報!

吉林省11选5开奖